换电重回赛道:中石化、蔚来等多家企业布局数百亿级市场起飞?

4月15日,中国石化与蔚来合作建设的全球首座全智能换电站中石化朝英站正式投运,该站单次换电时间仅为4分30秒。蔚来汽车副总裁沈斐公开表示,将在今年剩余的260天内,在全国范围内再部署299座二代换电站,完成合计500座换电站的部署目标。

同一天,中国石化还与奥动新能源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全国范围内布局换电站和换电服务网络。

实际上,除了上述企业之外,汽车产业链条上还有多家企业也在布局换电站业务。而在这背后是国家对换电模式的肯定和力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再次提到增加换电站等设施。

随着多维度的加快布局,此前一直备受质疑的换电模式凭借成为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新基建而摇身变为新风口。不过,换电的商业模式也存在亟待突破的瓶颈。

2019年8月,蔚来汽车宣布蔚来ES8参数图片)和蔚来ES6的首任车主,在享受终身免费质保的基础上,可再享受终身免费换电,蔚来汽车也因此被称为第一家针对个人用户提供免费换电服务的车企。据了解,蔚来汽车计划今年全国换电站的总量将超500座,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4月15日公开表示,蔚来汽车内部有更为激进的换电站部署计划。

企查查数据显示,日前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多个“吉时换电”、“特吉时换电”、“吉氪换电”等商标。东风乘用车与奥动新能源日前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围绕换电模式进行全方位合作,除合作开发换电车型外,双方还计划就营运车市场换电模式推广、车电分离模式推行等展开全面合作。

3月14日,一汽集团旗下零部件子公司富奥股份出资900万元与奥动新能源、一汽出行、南京市一汽创新基金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共同出资设立名为奥动旗行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合资公司,为一汽集团品牌车辆提供以换电服务为主的相关业务。北汽蓝谷也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北汽新能源2020年新增建设换电站50余座,已经在北京、海南等多地合计建设逾百座换电站;未来将继续积极推进换电业务。

更早些时候,去年7月先后有多家企业布局换电模式,南方电网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与宁德时代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合作的重点业务之一就包括重卡的换电;长安新能源成立重庆换电联盟;此外,上汽荣威R标旗下的首款车型荣威ER6也将提供可充换电车型。

目前国内东风汽车、蔚来汽车、哪吒汽车、北汽、长安、吉利、宇通客车、国金汽车、申沃客车、华菱汽车、万向集团、南方电网等相关企业都相继布局换电模式的研发及推广。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各地启动换电模式主要是面向网约车等市场,车企布局换电模式主要是政策推动,国家补贴对换电车型给予补贴。

除了车企忙着布局“换电”模式之外,连续两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换电模式也获得了各地方政府的支持。如北京目前已建成130余座电动出租车换电站,预计明年还将出台充换电设施支持政策;到明年9月,北京市电动出租车规模预计超过两万辆。换电站正在掀起新一轮建设潮。上海表示将完善换电设施报建管理制度,对符合条件的换电运营企业给予补贴;海南省也明确表示正在制定换电模式推广的具体试点方案。

西部证券认为,资本市场较为看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表现,换电模式能够在不同城市推广,盈利是可预期的。光大证券认为,政策向充换电领域倾斜,有利于形成充换电良性的商业模式,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打开产业发展空间。

换电模式并不是新兴产业模式,早在新能源汽车发展之初,换电模式与充电模式就已针锋相对,国家电网曾公开表示,其将电动汽车的基本商业运营模式确定为换电为主、插充为辅、集中充电、统一配送;2009年杭州市在推广新能源汽车的时候就曾推出换电模式,不过彼时,换电模式并没有得到推广,无论是行业还是整车企业都对换电模式有一定质疑;2012年国家确定了以充电为主的电动汽车发展方向,充电成为主流模式。

去年,换电模式不断迎来利好政策,换电车型可享受补贴,同时由北汽新能源、蔚来汽车、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等单位牵头起草的GB/T《电动汽车换电安全要求》通过审查,成为首个换电国标;《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也表示要加强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鼓励开展换电模式应用。

换电模式也就是车电分离,当车辆没有电的时候就可以去换电站换一块满电的电池,有观点认为这种模式下不会影响车辆的保值率。

一位专注于电池领域的证券分析师表示,在行业发展的不同时期,车企有不同的需求。在新能源汽车发展初期,高效率的换电模式可以增加消费者对电动汽车的接受度;在发展过程中,换电模式被认为成本过高,故而充电模式成为主流模式;而在补贴退坡后,换电模式在解决充电时间长、缓解续航里程焦虑的同时,也能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有效降低成本。

以电池容量为70kWh的车型为例,快充或需四十分钟左右,慢充则需要12个小时左右;而换电需要不足十分钟,基本与加油所需要的时间持平。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曾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总结了换电模式的特点,例如车电分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xkeyi.com.cn/,英冠降低消费者购车成本,利用峰谷电价的差别来降低充电成本;瑞银的一份电池拆解报告中曾指出电池的成本约是一辆电动车总成本的25%-40%,是最昂贵的电动车零部件。此外,换电模式有利于延长动力电池的寿命,提升电池的安全性。有数据显示,通过用换电模式电池的寿命至少可以延长60%。

北汽技术总监兼工程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玉军曾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车电分离最核心的是要做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重构,换电可以为后续的梯次利用服务,车电分离后二手车的价格也不存在贬值的问题 。

业内有观点认为,换电模式和充电模式不是对立的,而是为用户提供更多选择,互补矛盾而为并行。有数据显示2020年-2025年充电桩市场规模将达到982亿元-1831亿元,换电模式或将达到百亿元的规模。

尽管国家政策开始向换电模式倾斜,换电模式也能有效解决充电时间、购车成本高等问题,但在推广中仍存明显瓶颈。

其一是电池标准不统一。目前国内动力电池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即便是车企内部、不同车型的电池规格和标准都不尽相同,车企之间的电池技术、标准和规格也是千差万别,很难实现换电。“电池是电动汽车最核心的零部件,电池的管理也是车企的核心技术和优势,如果标准化车企会损失技术优势。”李玉军表示。

换电站目前也是车企独自布局、自行探索阶段,由于对技术路线的理解不同,更换电池包的通用性等方面也存在差异,进而导致车主只能到购车的企业更换电池,大规模流通存在难度。

其二就是运营成本问题。一方面,目前单个换电站的投入约为300万元,如要增容电力成本会增加,同时如考虑到城市中心地带成本也会增加,增加运营的盈利难度;另一方面,由于不同车型、不同车企采用的电池标准和规格不同,或需要换电站运营商储备各类电池包,进一步增加了运营成本,降低了运营效率。

据悉,2013年特斯拉曾尝试过换电模式,但由于换电站的建设投入成本高,盈利难度大等难点,特斯拉最终放弃了换电这一路线。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表示,特斯拉坚信充电模式是大规模民用电动车最好的补能方式,目前换电模式在一些特定领域如出租车或公交车上是不错的补能方式。

上述证券分析师称,在私人消费市场目前还没有看到一个明朗的换电商业逻辑,对于个人消费者更多还是希望拥有独立私人的电池。实际上业内有一部分观点认为,换电模式在一些特定使用环境下如运营车辆等拥有高效的运行性价比优势,也能节省运营时间成本;随着私人充电桩和公共充电桩的普及,私人消费者仍更青睐充电模式。

崔东树也认为,换电模式能够促进新能源汽车多元化的路线发展,充电模式与换电模式并不互为矛盾,都是新能源汽车的补能方式,目前来看适用场景不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