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扑“沉默”

区块天眼APP讯 :“ 肖战 ” 已经成为公愤了吗?大概率是的。因为每当路人已经逐渐淡忘与肖战有关的风波时,肖战的粉丝们总会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提醒着人们:“ 肖战 ”,并不只是一个停留在文娱板块上的流量明星。

仅以 5 月为例。5 月 7 日,佛山电视台的一则报道登上了热搜,报道称一名初中生为了追星打榜一边像同学借钱,一边威胁母亲:你不给我钱我就恨你一辈子——据称这位明星就是在 4 月 29 日刚刚发行新歌的肖战。

5 月 10 日,大量幼儿园和小学的老师带领学生给肖战应援的视频,开始出现在社交网络上,并快速引发争议——同一天,肖战在北京卫视的晚会上演唱了《竹石》,但结果是收视率的断崖式下跌。

5 月 14 日,《报》公众号《军报记者》报道了红色文物被写上 “ 流量明星名字 ” 的新闻——微博戏称这是要 “ 集齐 8 大党报 ” 的节奏。

这样的热点密集程度,让几乎所有打上社交、内容标签的平台,都参与到了这场这场空前的 “ 公共热点当中争议 ”。无论是官媒还是一向追逐视角深刻的南方系,从小众的亚文化论坛再到短视频社区,都在这个过程中默契地完成了细分化的产业分工,比如微博成为各方展示及收集例证的平台,而知乎则完成加工论证。

但是相较于其他舆论场强烈的价值割裂,但有一个平台,他们曾经是对抗流量明星的桥头堡,曾经是小鲜肉的狙击手,但在这次事件中,却突然佛系了起来。

很难说清体育论坛发家的虎扑,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 “ 直男 ” 这个群像的代名词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形象的深入人心,与近些年 JRs 与多位流量明星及其粉丝的 “ 轮战 ” 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比如最著名的 “ 大碗宽面 ” 事件。2018 年 7 月一段据说是 “ 吴亦凡说唱干音 ” 的视频出现在了虎扑步行街上,并因为唱功实在抱歉很快被虎扑用户群嘲,从而引发了吴亦凡的粉丝们与虎扑用户的正面交锋。后来的热词 “skr” 正是诞生于这场争论当中。

“ 鸡你太美 ” 事件发展的脉络也大致相同。2019 年 1 月底 NBA 官方宣布蔡徐坤成为首位 NBA 新春贺岁形象大使,这被虎扑 JRs 们眼里认为是一种 “ 侮辱 ”:这么一位风格阴谋、打球浮夸、创作能力不咋样的流量明星,根本没资格和科比姚明们并列——粉丝们显然不赞同这个观点。

华晨宇虽然没有标志性事件,但影响更加 “ 绵远流长 ”。作为步行街 “ 总统山讨论 ” 中的常客,JRs 总结出来的那套充满嘲讽意味的 “ 华晨宇公式 ”,如今几乎出现在所有关于华晨宇唱作能力的讨论当中。

总之几轮事件下来,“ 虎扑用户 ”的形象在复杂的社交网络世界里变得异常鲜明:

– 他们似乎本能地讨厌商业化的包装,拒绝迎合任何商业化运作后产生的 “ 人造议题 ”;

– 他们似乎拒绝任何停留在感官层面的讨好(比如颜值、身材、声音),更愿意对现象背后的成因产生 “ 过度较真 ”;

– 他们很愿意强调自己的原则或者底线,但不在乎这些原则和底线是否被别人所接受;

– 他们崇尚语言上的直接交流,并且乐意将争议变成素材,完成一次抖机灵或者炫技 ……

而这些特质,很容易让人们产生一个下意识的判断:即使不是 227 事件中的主力军,“ 虎扑直男们 ” 也一定是这场争议中最活跃的群体之一,毕竟他们的气质太天然契合与这场以 “ 小众文化 ” 为主线的争议了。

但这也正是最吊诡的地方:预期中活跃的虎扑直男不仅并没与出现,甚至与此前几次轮战相比,虎扑直男的表现几乎可以算做是 “ 失声 ”。

以响应时间为例,根据虎扑步行街内置的搜索引擎显示,爆发于 2 月 27 日的全网大事件,直到 3 月 1 日 -2 日左右才开始形成有规模的讨论。考虑到 “227” 也仅仅是一个矛盾引爆的导火索,潜在矛盾早已有苗头,这显然是标准意义上的后知后觉。

讨论热度也不在一个量级上。下面三张图分别是蔡徐坤当选 NBA 新春贺岁大使,吴亦凡与虎扑微博开撕,以及 227 事件后全网讨论肖战时期,虎扑相关的帖子。不难看出,与蔡徐坤吴亦凡动辄几百上千(甚至七千多)的回复量、单独开贴量相比,肖战的 “ 关注度 ” 少得有点可怜——甚至不及华晨宇在虎扑的单独开贴量(2000 以上,而肖战则刚刚越过 1000)。

你甚至还可以从上图看到 “ 表达 ” 层面上的吊诡。与同时期关于蔡徐坤和吴亦凡的 “diss back” 相比,JRs 们关于肖战的讨论更多选择在 “ 提出疑问 ”、“ 给出不同角度 ” 上,这显然和之前一向头铁的虎扑直男们形象不符,甚至是违和的。

理论上,227 事件引发的社会影响,远大于此前因业务能力和篮球技艺引发的争议,部分粉丝为了党同伐异而采取的政治运动式的举报,道德绑架 + 洗脑式的逼购专辑,到以教师身份让学生们为肖战应援,都已经侵犯了很多人的生活边界。

就像 “ 围攻光明顶 ” 的事件中,武功最高、情绪最高涨的峨眉派决定不再出手,JRs 们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参战意愿,而是选择 “ 作壁上观 ”……

或许是你可以说虎扑本来就不是饭圈必争的平台,但步行街也并不自认自己是个体育论坛。这不合理啊。

从时间线” 及其之后发展脉络中过于复杂的要素涉及,可能是虎扑直男们 “ 失声 ” 的最重要原因。

根据 “ 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 那篇著名的《肖战粉丝偷袭 AO3 始末》记录,事件最核心的导火索,是同人爱好者(以及后来的所有 227 参与者)认为 “ 举报 ” 功能被饭圈改造成为一个党同伐异的武器,不仅会导致自己无法正常地满足爱好,也存在着进一步危害创作自由、兴趣自由的可能。

更何况 227 最核心的受众群体,几乎都受到过 “ 直男原则性极强 ” 的 JRs 的直接冒犯,比如豆瓣鹅组。

虎扑直男们几轮轮战中鲜明的 “ 防守反击 ” 色彩,以及 “ 防守反击 ” 后得到的积极结果,则是 “ 失声 ” 最有可能的诱因。

即使在战况最激烈的阶段(即 2018 年 7 月 24 日 “ 干音视频被转发到虎扑 ” 到 7 月 31 日 “ 步行街爆料工作室控评 ” 之间),虎扑进行的许多所谓的反击行为,基本都停留在虎扑自有的语言体系中。比如有人模仿旭哥格式,号召将虎扑第一喷子旭哥从小黑屋里放出来,用以保卫步行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致敬蒸汽波。

很难解释以 “ 原则性很强 ” 著称的直男们,为什么会在对抗中意外地显得 “ 保守 ”。或许虎扑本身被忽视的 “ 饭圈 ” 文化是最有可能的答案,追星族眼中站在一起团结对外的 JRs 们,也会为哪个球星更牛掰吵得不可开交,其步行街著名的 “ 总统山 ” 文化,每天都在排序周星驰、邱淑贞和周杰伦。可以说,JRs 并不是不懂娱乐圈,他们也会没事聊聊八卦。

当虎扑 JRs 们不小心契合了公众对于饭圈文化开始逐渐反感的集体情绪,并因此得到了外部舆论的积极反馈,JRs 们也在无形中接受了一种 “ 行为强化训练 ”,变得 “ 乐于防守反击 ” 了,也正如吴亦凡事件最后 @虎扑的步行街在微博上的总结陈词:

以小鲜肉明星、《偶像练习生》、耽改剧等为代表的 “ 男色消费 ”,无疑是女性经济能力与社会地位提升的体现。而伴随近年来资本对 “ 她经济 ” 的挖掘与刺激,借助于女性强烈消费欲和庞大的购买力,一种裹挟着消费主义的 “ 女权 ” 被引入舆论场。在微博、小红书等网络社交平台,一部分用户利用过度消费堆砌小资生活,又以消费衡量女性崛起,显然有些本末倒置。

真实生活中,仍有大量女性尚处在职业歧视,性别困境,而网络社会则好似跑步进入了女权时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xkeyi.com.cn/,nba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